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1918:列宁下令秘密处决末代沙皇全家  

2010-12-09 20:14:45|  分类: 历史人物和老照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18:列宁下令秘密处决末代沙皇全家
 
 1918:列宁下令秘密杀害末代沙皇全家 - 张子涵 - 张子涵的图文世界
列宁
 
1918:列宁下令秘密杀害末代沙皇全家 - 张子涵 - 张子涵的图文世界
 
 
 
1918:列宁下令秘密杀害末代沙皇全家 - 张子涵 - 张子涵的图文世界
 
 
1918:列宁下令秘密杀害末代沙皇全家 - 张子涵 - 张子涵的图文世界
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
 
 
1918:列宁下令秘密杀害末代沙皇全家 - 张子涵 - 张子涵的图文世界
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家庭照
 
1918:列宁下令秘密杀害末代沙皇全家 - 张子涵 - 张子涵的图文世界
沙皇尼古拉的儿子和女儿们被处决前在西伯利亚流放
 
1918:列宁下令秘密杀害末代沙皇全家 - 张子涵 - 张子涵的图文世界
 
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
 
1918:列宁下令秘密杀害末代沙皇全家 - 张子涵 - 张子涵的图文世界
尼古拉二世全家
 
1918:列宁下令秘密杀害末代沙皇全家 - 张子涵 - 张子涵的图文世界
沙皇的四位公主
 
1918:列宁下令秘密杀害末代沙皇全家 - 张子涵 - 张子涵的图文世界
 
患有先天性血友病的阿列克谢王子,这种传男不传女的血液病基因是由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及其后代传播到整个欧洲皇室的。
 
 相关资料链接:

  沙皇村

  1917年2月初彼得格勒动荡不安,皇室一家人天南地北,沙皇坐镇在位于莫吉廖夫的大本营,皇后和孩子们幽居沙皇村。

  对皇室而言这是个困难时期:孩子们一个个罹患麻疹,高烧不退,病情严重。1917年3月8日早晨,卡尔尼洛夫将军来到亚历山大皇宫,晋见皇后。卡尔尼洛夫禀报皇后说:“皇后陛下,我身负沉重的使命,向您说明部长会议的决议,从此刻起您已是阶下囚。”卡尔尼洛夫同时向皇后介绍新任驻防军指挥卡比林斯基上校。在遣开上校,与皇后独处时,卡尔尼洛夫安慰皇后说,皇室中没有任何人会有生命的威胁。

  1917年3月8日,前沙皇尼古拉二世在与军队告别后,决定离开莫吉廖夫,回到沙皇村。还在启程离开莫吉廖夫之前,杜马代表宣布:前沙皇应以囚犯自居。1917年3月9日星期四,《尼古拉二世的日记》写道:“迅速且顺利抵达沙皇村 ── 11:30,但是天啊!置身街上或是皇宫又有什么差别!公园里有人站岗,楼道中准尉盯哨。来到楼上,见到艾莉克斯(皇后)和亲爱的孩子们。艾莉克斯看起来精神饱满、身体健康,孩子们依旧病厌厌地躺在阴黑的房间里。除了前不久得麻疹的玛利亚外,大家都感还好。和窦加如可夫散了一会步,在花园里做点工作,也就是说再往前走是被禁止的!喝完茶后开始将东西归位。”

  在当局的指示之下,对皇室做出如下的限制:一、所有的书信往来必须经过宫廷警卫长的审核检查。二、除了皇宫外,只能在公园的一些地方走动,为此还特地围栏设限,而且必须在天黑之前返回皇宫。三、皇宫和公园由军队组成的警戒军封锁。这些限制目的在中断皇室与外界的联系,并不涉及内部的生活方式,警卫仅在外面站岗,未曾在皇宫滋事。

  从1917年3月9日到8月14日,尼古拉?罗曼诺夫及其家人被软禁在沙皇村的亚历山大皇宫。当时的政府或许曾经尝试为皇室建立符合皇家地位的生活环境,然而由于政府缺乏实权,理想无法落实。

  此时在彼得格勒革命活动如火如荼,临时议会担心皇室囚犯的安危,决定将他们迁往俄国内地。经过多时的辩论,确定他们的居住城市是托博尔斯克,罗曼诺夫一家便迁往该地。他们被允许从皇宫带走必须的家具、私人物品,以及自愿随行并伺候他们的侍从。出发前夕,临时政府总理克伦斯基携同前沙皇的兄弟米哈伊尔?亚历山德拉维奇来访,兄弟俩最后一次见面、交谈,从此以后再也无缘重逢。米哈伊尔?亚历山德拉维奇被发送到彼尔姆,1918年6月12~13日夜里被地方当局杀死。

  托博尔斯克

  8月14日6点10分由皇室和侍从组成的第一团在“日本红十字代表团”的旗帜下,从沙皇村出发,第二团由337名士兵和7位军官组成,随后启程。火车以最快的速度飞驰,沿途各站由军队封锁,驱离百姓。8月17日两团人员抵达秋明,皇室等人乘坐三艘船来到托博尔斯克。8月19日抵达托博尔斯克,由于拨给皇室的房子尚未修葺完备,直到8月26日皇室住在轮船上。

  囚禁皇室的二层楼房坐落在名为“自由街”的街上,是托博尔斯克市长的旧宅。

  托博尔斯克生活的前几个月可谓平静和谐,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件,只是寂寞无聊。为了美化孩子们的生活,偶尔用英文和法文编写剧本,由孩子们参与演出。当地人民对皇室态度友善,在路过皇室住处时,若是看到窗台上有皇家的成员,总是致敬示意,一些人则是画十字为他们祝福。有人送来捐赠,主要是粮食,当地的修道院也尽其所能,帮助皇室。

  比起沙皇村,托博尔斯克的警卫制度宽松许多,较为自由,可以穿过街道和林荫道,到报喜节教堂做礼拜。在沙皇村被禁止的教堂,在此是皇室精神的慰藉,他们可以上教堂祷告,倾诉心灵的痛苦。然而这样的生活在托博尔斯克持续不久,只在卡比林斯基上校掌权之时。

  9月,政府派遣的潘克拉托夫及其助手尼可斯基来到托博尔斯克。两人都是社会革命党人,其中潘克拉托夫因政治罪行曾被囚禁在施吕瑟尔堡要塞15年,之后27年被留放到雅库茨克,尼可斯基也被留放该地。潘克拉托夫心地善良、温和,没有对皇室做出任何恶行。尼可斯基为人粗鲁、愚蠢,允许自己对皇太子阿列克谢伊无礼喊叫。

  然而无论潘克拉托夫性格如何,以及他怎样对待被软禁的皇室家人,毫无疑问地,从他出现在托博尔斯克那一刻起,皇室的处境开始恶化。潘克拉托夫是典型的社会革命党人,他看不到党章以外的世界,在获得管理士兵的权力之后,他致力教导他们成为忠诚的社会革命党人。

  皇室在托博尔斯克生活的前几个月,日子虽然寂寞枯燥,但是还可以勉强容忍。虽然禁止外出,但是可以上教堂做礼拜,这是与外面世界接触的唯一方法。对习惯体力劳动的尼古拉和孩子们而言,唯一可以从事体力活动的地方是院子,他们在此劈木柴、荡秋千、造冰山。士兵注意到皇家这方面的生活面貌,便刻意从中破坏。得知女大公爵们爱荡秋千,士兵在秋千板上涂写脏字秽语。看到沙皇和皇后在冰山上散步,他们便在夜里将冰山捣毁。

  此后便每况愈下,皇家形同囚犯,生活有如监牢。造成皇室此一境况的第一原因是,地方政府代表的不当作为。潘克拉托夫腐化士兵,胆小的他反遭士兵欺负,最后与尼可斯基一起被士兵驱逐。士兵剥夺皇室在苦难日子中最珍贵的东西:禁止他们上教堂。卡比林斯基上校长期以来与士兵的搏斗,最后以士兵闯入皇族的寝室告终。

  皇室的处境落魄难堪,无米可炊。卡比林斯基上校遍走托博尔斯克市,向市民乞讨,来养活沙皇一家人。

  1918年4月收到第四届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团的决议,将罗曼诺夫家人迁移到莫斯科,接受法院审判。由于阿列克谢伊病重,沙皇夫妇决定携带玛利亚?尼古拉耶芙娜同行,其他孩子暂时留在托博尔斯克,希望稍后与其会合。1918年4月22日,前沙皇夫妇和玛利亚由150名携带机关枪者组成的队伍护送,从托博尔斯克出发,抵达秋明。

  叶卡捷琳堡

  4月30日火车从秋明来到叶卡捷琳堡,为了安顿罗曼诺夫家人临时征收属于矿业工程师伊帕契也夫的房子。5月3日在托博尔斯克的孩子们得悉此事,无不惊讶诧异。5月23日孩子们来到叶卡捷琳堡,住进沙皇夫妇和玛利亚?尼古拉耶芙娜所在的伊帕契也夫的屋里。在此与罗曼诺夫家人在一起的还有五名侍从:医生巴特钦、仆人屠鲁帕、女仆捷咪豆娃、厨师哈里栋诺夫以及小厨师谢德涅夫。伊帕契也夫的房子像是监狱般地被两道栅栏团团围住,看守伊帕契也夫之屋的红军由是当地俄国工人所组成的。

  1918年7月初乌拉尔军事委员加洛谢钦(飞利浦)动身前往莫斯科,以决定皇室今后的命运。枪决皇室全家之议得到人民委员会和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的批准,为配合此一决定,7月12日乌拉尔委员会在自己的会议上通过关于枪决的决议,以及销毁尸体的方法,并在7月16日经过直通电报线将此讯息传达给在彼得格勒的金纳维也夫。

  在结束与叶卡捷琳堡的谈话之后,金纳维也夫发送电报到莫斯科:“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斯维尔德洛夫。复印件──列宁。从叶卡捷琳堡通过直通电报线传来以下的讯息:请转达莫斯科说,与飞利浦约定的法庭审判一事,因军事情势无法继续等待。您若反对,请立即告知叶卡捷琳堡。金纳维也夫。”电报在7月16日21时22分传到莫斯科,其中“与飞利浦约定的法庭审判”一词,是加洛谢钦抵达首都时设定的密码,译码后意为关于枪决罗曼诺夫的决议。

  然而乌拉尔委员会借口捷克斯洛伐克军团和西伯利亚白军即将攻陷叶卡捷琳堡,要求再次以书面确认早先通过的决议。来自莫斯科人民委员会和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也就是来自列宁和斯维尔德洛夫的电报回函,确定此一决议,毫不迟缓地发送到叶卡捷琳堡。

  枪决

  1918年7月16~17日,罗曼诺夫全家和奴仆和往常一样,在22点30分卧床就寝。23点30分屋里出现两个乌拉尔委员会的特派员,将执委会的决议交付给警卫队指挥叶尔马科夫及住宅指挥尤洛夫斯基,并要求立刻执行。

  被唤醒的皇室家人和奴仆被告知说,由于白军的入侵,住宅可能会遭到射击,因此为了安全起见,必须搬到地下室避难。七位皇家成员──尼古拉?亚历山德拉维奇、亚历山德拉?菲德罗夫娜、女儿欧丽佳、塔吉安娜、玛利亚、安娜斯塔西雅、儿子阿列克谢伊,以及医生和三位自愿留下来的仆人等11人从二楼下到拐角的半地下室房间。

  当全部人等走进房里,关上门后,尤洛夫斯基将囚犯排成两排,第一排──沙皇全家,第二排──仆人。皇后和皇太子坐在椅子上,右边站着沙皇。与沙皇面对面站着尤洛夫斯基,右手放在裤袋里,左手拿着一张小纸条。

  尤洛夫斯基向前走上几步,拿起纸条说:“注意!在此宣读乌拉尔委员会的决议……。”还来不及读完最后一句话,沙皇大声反复地问:“什么,我不明白?”尤洛夫斯基重复读了一次,在读到最后一个字的瞬间,从裤袋里拿出左轮手枪,向沙皇开枪射击,沙皇脸朝天倒下。在尤洛夫斯基开枪之际,其他人也枪弹齐发,其余十人应声倒地。确定全部死亡后,便进行了清理打扫。

  遗骸之谜

  1979年在斯维尔德洛夫州找到了罗曼诺夫家族的遗骸,而当局的命令将遗骸掩埋起来。1990年9月20日,叶卡捷琳堡市苏维埃决议在被拆除的伊帕契也夫屋宅的旧址上拨出地段,兴建教堂,进行纪念。

  1991年从重新展开挖掘工作,许多专家确定1979年找到的尸骨极可能是皇室的遗骸。皇太子阿列克谢伊和女大公爵玛利亚的遗骸不在此内。

  2007年7月乌拉尔考古学家在叶卡捷琳堡附近,距离末代沙皇全家被掩埋的地点不远处,找到10~13岁小男孩和18~23岁女孩的遗骸。据学者的考据,遗骸属于皇太子阿列克谢伊和女大公爵玛利亚。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