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醉酒(原创)  

2010-09-15 16:25:27|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0年代后期,我刚参加工作不久。一次下乡,我们九个年轻人住在一个老乡家的北炕。晚上吃饭,生产队为了欢迎我们工作队一行,特意杀了一头猪,那个时候物资匮乏,吃猪肉很不容易。晚餐在生产队食堂的大屋子中摆了几桌,我们九个人在生产队人员的陪同下凑了一桌,每桌的酒菜都一样:几个炖菜加几个毛菜,六十度小烧20斤的塑料桶一桶。现在看不怎么样,但那个时候很少见。由于是好酒好菜,我们从晚上5点一直喝到后半夜,其他几个桌的人全都撤了,生产队陪同人员也早早就喝跑了,只剩下我们九个人。我们看看菜也没了,20斤的塑料桶也空了,人也都醉了。不知道是谁提议:我们也撤吧。大家都站起来准备回住的地方,但是一离开饭桌,没有一个人能站得稳,没有一个人能单独行走。没办法,我们只好九个人手挽着手,挎着胳膊,互相搀扶着,形成了一个相连的横队,高唱着当时很时兴的一首歌:“山连着山,海连着海”,从村东头一直走到村西头。在不到几千米的路上,没一个人能撒开手,只要撒开手,自己就走不回去了。

        九个人踉踉跄跄好不容易回到了住的老乡家,进院子后大家都松开了手。有一个叫建华的,看见院子里有个独轮车,一下子就躺在车里,另一个叫宝忠的说要去喝水,说完就歪歪斜斜奔院外的一口笨井去了。有个姓黄的下乡知青还挺清醒,说谁去看看,别让宝忠掉井里。我自报奋勇的跟了过去,到井边一看,宝忠正趴在井边上,两手扒着井口往井里吐呢。我怕他有危险,费力的拽着宝忠的两条腿向后拖了几米。看看没什么危险了,我见旁边有个草垛,就钻到草垛里睡了一宿。第二天醒了,回老乡的院子里一看,加我九个人没一个进老乡家里住的。除了我在草垛、宝忠在井边、建华在独轮车里,其他人都在院子中的角落里睡的。

        这可能是我一生中醉酒最厉害的一次,以后不会再有如此严重的醉酒了,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感觉十分有趣。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